1. <tbody id="okxu1"></tbody>

    2. 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十九章關于戰場的消息

      恐怖的劍光耀得眾人睜不開眼,等到他們能看清的時候,黃臉修士身體已經重重的倒了下去。

      所有人全都悚然,一臉震驚地看著眼前的青年。

      同時震驚無比,徐川不過練氣大圓滿的修為,居然一劍就能滅殺筑基初期的黃臉修士,這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你······你居然殺了黃道友!”見到徐川看向自己,那麻臉修士神色恐懼,身體不自然地朝著后面退了幾步。

      他怎么也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青年居然可以一劍斬殺和自己差不多修為的黃臉修士,這讓他又驚又怕。

      從儲物袋中取出兩枚聚氣丹吞入腹中后,徐川冷冷地看著這麻臉修士。

      “現在你還要攔我?”

      “不····不···這位道友,你去留隨意?!甭牭叫齑ǖ脑?,麻臉修士臉色非常難看,連忙朝后方又退了幾步。

      瞥了一眼眾人后,徐川撿了黃臉修士的儲物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群人。

      現在對于他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盡快脫離這處戰場,去打聽大長老的下落。至于幾大宗門所說堅持一個月就能獲得自由的說法,徐川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

      前行了半日,眼前滿目瘡痍,一片片城池倒塌,大地成為了焦土,恐怖的妖氣混合著刺鼻的血腥味,讓人有一種絕望之感。

      “妖族果然夠殘忍,竟然一個凡人也沒放過!”徐川感覺喉嚨發干,心中滋生出一股怒火。

      “嗯?有落單妖族!”

      遠處一頭青背狼妖朝著這里呼嘯而來,幾次閃跳就來到了徐川近前。

      “這狼妖馬上就要邁入二階了?!备惺艿嚼茄砩蠝喓竦难?,徐川眉頭微皺。

      狼妖從遠處奔襲而來,四個蹄掌接力一躍,鋒利的獠牙對著徐川的脖子狠狠咬去!

      “找死!”

      徐川眼中閃過一道殺機。

      眼見狼妖就要咬到自己,他心念一動,腳下靈靴帶著他化成了一縷虛影,轉眼便來到了狼妖身后。

      “死!”

      藍色的靈劍化成一道流光自這狼妖后庭而入,靈劍入妖體后,恐怖劍氣將其一身生機徹底斬滅。

      “噗通!”

      狼妖的尸體重重摔在地上,一雙狼眼瞪得很大。

      “看來在這天妖嶺戰場中,妖族對于修士極為敏感?!毙齑ò櫭?,他現在已經能確定是這狼妖先發現了他,這才主動過來發動攻擊。

      將這狼妖身上有用的材料割下后,徐川擦拭了一下靈劍,尋了個方向快速離去。

      他不敢耽擱,剛才滅殺這狼妖動靜不小,必然會引來其他妖族的關注,早早離去為妙。

      徐川覺得,他們肯定不是第一批被幾大宗門強征過來的修士,現在他需要尋找之前進入這處戰場的修士,看看能不能獲得離開這處戰場的信息,特別是怎么解除那定位玉符。

      如今這處戰場方圓千里,徐川走了兩日時間也沒遇到其他修士,倒是妖族遇到了四波,全都被他小心避開了。

      “呃····呃····”

      突然一陣虛弱的喘氣聲引起了徐川的注意,讓其前進的步伐立馬停了下來。

      “有人類修士?!毙齑嫔⒆?,將自身氣息收斂到極致之后,朝著那聲音發出之地潛行而去。

      “在右前方那處巨石后面?!毙齑ㄗ屑毐嬲J了一下方位,發現聲音是從一塊巨石后面傳來。

      十幾息之后,徐川來到了巨石旁邊。

      “可惜!”徐川輕嘆了一聲,不再掩飾自己的氣息,來到了巨石之處。

      只見,一個傷勢極為嚴重人類修士正仰面躺在地上,殷紅的鮮血將其身下浸染的通紅。

      這個修士看起來四十左右,他的右腿已經齊根沒了,看樣子像是被巨力給撕掉的。在其左腹,有一個猙獰的巨大傷口,像是被某種妖獸爪子剖開,內部臟器散落一地,看起來極為慘烈。

      也許是徐川的到來,讓其聽到了動靜。這修士原本已經渾濁的眸子,竟然恢復了幾絲清明,伸出滿是血跡的雙手對著徐川掙扎了幾下,竟是要坐起來。

      “呃······呃”

      只是這修士的傷勢太重了,雙手無力地掙扎了幾下后,又重重地垂落了下來。

      “我······我·····”

      這修士吐了吐嘴里的血水,想要開口向徐川表達什么。

      見狀,徐川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連忙上前用法力護住這修士最后的一絲心脈。

      將這修士扶起后,徐川從儲物袋中取出一顆療傷丹藥,用法力煉化一絲一絲度化到了這修士體內。

      “咳咳····咳咳·····”丹藥入口后,這修士慘白的臉上恢復了一絲紅潤,將嗆在喉嚨的血水咳出后,這修士竟恢復了幾絲力氣。

      “我護住了你最后的心脈,但是最多不會超過一炷香的時間?!币姷竭@修士清醒了過來,徐川面色冷漠,一字一句地說道。

      “咳咳·····我明白····咳咳···我想和你做個交易?!边@修士聞言臉上沒有絲毫波瀾,只是看著徐川緩緩說道。

      “你切說說看,我再衡量答不答應?!毙齑鏌o表情,思考了一下輕輕道。

      “咳咳···我知道你救我的目的。想必你也是被幾宗抓來抵擋妖禍的吧。你想從我嘴里獲得關于這處戰場的信息對不對?”這修士說完便盯著徐川。

      “不錯!”徐川輕輕點了點頭。

      “我可以告訴關于這戰場的一切,但是你必須和我做筆交易。只要你能在這戰場活下來,這個交易對你來說很容易就可以完成?!?

      中年男子說完便死死盯住徐川,眼中露出希冀之色。

      眼前一炷香時間快要到來,徐川眉頭微皺,看了一眼慘烈的修士之后,開口道:“行,成交?!?

      現在時間對于徐川來說非常寶貴,他正缺這處戰場的信息,見到中年男子如此說,咬牙便答應了下來。

      “咳咳····想要離開天妖嶺戰場只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幾個宗門把持的特殊傳送陣,另外一種是斬殺妖族凝練妖族印記,當妖族印記成型時將其貼在身上,便可自由穿過這方道器演化的小戰場?!?

      “咳咳······至于修士身上的定位符,咳咳·····被抓進來的修士中有一道人,可以破解,只是需要付出昂貴的代價?!?

      23qb.com

      无码乱国产在线视频,波多野结衣在医院被3p,成都4片p高清完整版视频中文

      1. <tbody id="okxu1"></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