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okxu1"></tbody>

    2. 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六十九 所謂命運

      已經變成丑陋怪物的“英雄”激動地轉過身去,一切都在計劃中!

      接下來,那個被他用西莉亞殘存靈魂碎片重造的生命,就會躺進冰棺,那只冰翼的蝴蝶形的靈魂水晶里,有著西莉亞全部的記憶,這些記憶將覆蓋莉莉原本的意識, 他的愛人將重新歸來!

      不僅如此,他還要奪舍了眼前這條龍,命定之人......

      從那顆神物般的命運之石上,他得到的啟示只有一句話:

      “破咒之人終至此?!?

      命運!他討厭命運!但他不得不相信命運,因為他已走投無路。

      但他不愿意屈服于命運,破咒之人為何不能是我呢?

      這位既是天才又是瘋子的超凡大法師設了一個堪稱完美的局,也許天才和瘋子從來都不曾分開過。

      他安排一系列危險,只有破咒之人才能有驚無險抵達此處,至于超凡之上?

      圣域或者神明根本不會在意一位超凡的遺跡。

      他根本不怕奧安反抗, 這座城大陣掌控權就在他手中,即便是超凡來了也無濟于事!

      何況他遠沒有自己想的厲害,連傳奇也未入,不過這種壓迫感,就算是高階傳奇也不過如此。

      真不愧是命運之子......

      巨人般的食人魔王不去看身后祭臺上發生的事,一切已經命定,自己戰勝了命運!

      他看著眼前裹在黑袍下散發古神之力的奧安,得償所愿的快感令他仰天猖狂大笑:

      “哈哈!這就是命運!哼,狗屁!”

      “現在,我是那個破咒之人,我會解決那些該死的古神留下的詛咒,西莉亞,你會理解我的......”

      他笑的那么得意那么猖狂,仿佛隱忍了千年的小人一朝登上寶座,一切智慧的帷幄風度立刻消失了。

      這不怪他,他在這里守了萬年,不能出去,維持著法陣, 孤獨已經磨滅了他所有的風姿。

      更何況,他從一位英俊的、超凡的存在,變成一個丑陋的怪物。

      他之所以要奪舍奧安,除了得到那破咒的秘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

      他不想讓她看見自己這幅丑陋的樣子。

      注定失去愛人的命運令他瘋狂,如今挽回的機會就在眼前,他怎能不激動不癲狂?

      再也無需保持任何風度了,今日我笑傲天地,因為我戰勝了命運!

      孤寂與自卑已經讓這位經歷非凡的大法師變得心靈扭曲,為了他認為的崇高的愛他可以獻出自己的一切。

      面前披著一身黑袍的奧安靜靜地欣賞著他的丑態,這個高大的神性怪物身上披著堅硬的鎧甲,可無論如何,這薄弱的偽裝無法掩飾他扭曲心靈的丑陋。

      他已經十分高大,可跟這個食人魔王比起來還是小巫見大巫,對方站著的身高幾乎快碰到教堂頂部,仿佛一位巨神降臨凡世。

      但面對這樣一位強大對手,奧安卻并不為之所動, 他從進來這高塔之巔開始, 就沒有說過話。

      約爾文停止了他的得意表演, 這個高大的怪物再也沒有當年那個英俊智慧堅強少年的影子, 除了瘋狂只剩瘋狂,他像是癲癇一樣擺著他巨錘一樣的巨大手臂,將那張鐵甲下的丑臉靠近奧安,嘲弄道:

      “怎么樣?命運之子?哈哈哈!你這蠢貨!你根本不配得到命運的垂青!只有我!只有我此能擁有這等機緣!只有我才配解決古神的詛咒!”

      得意猖狂,小人嘴臉徹底掩去了他大法師的形象。

      一直沉默不語的黑袍男子終于嘆了口氣:

      “你不配得到她的愛,她恨你?!?

      眼前的怪物驟然停止了所有的舉動,身子僵在半空,狂舞的手臂滯住,像是發條機器人忽然斷了動力。

      他僵硬地扭過脖子,隱藏在鐵甲下的恐怖眼睛發出扭曲的光,死死地盯著眼前的男子,一字一句飽含殺意:

      “你!說!什!么?!”

      不等奧安回答,他猛地把那張丑陋的打臉湊到奧安近前:

      “她恨我?不!她不會的!當她明白我為她做的事后,一切都會好起來!”

      面前的男子語氣輕輕的:

      “看看你現在這幅樣子,丑陋極了,超凡大法師約爾文殿下,誰會愛你呢?你不僅長得丑,心靈也扭曲的不成人樣?!?

      這回約爾文卻沒有暴怒,但他渾身迫人的氣場幾乎令人窒息。

      他胸口忽然爆出一股強烈的光芒,一顆隱藏在體內,被神性包裹的靈魂寶石浮現出現,這寶石完美無瑕,世上再無任何珍寶能與其媲美,卻是用蒼生之血鍛造的污穢之物。

      他慢慢靠近奧安的臉,由于身材高大,所以是那顆寶石在漸漸靠近奧安的頭顱:

      “安息吧,我會善待你的機緣的,還有你這幅強大的巨龍身軀,哈哈哈,我丑?好,等我奪舍你,我就把你變成我的模樣!”

      他越發逼近眼前的男子,神圣空曠的教堂里仿佛惡魔在誘惑人類墮入地獄。

      然而奧安還是一動不動。

      這氣氛太詭異了,按照之前的動靜來看,這家伙不像是隱忍的人,他之所以藏了那些羊皮古卷,就是為了看看這家伙到底莽撞還是隱忍,如果莽撞就直接用那個小丫頭生命威脅,如果隱忍就用寶物誘惑。

      分明應該是個莽撞的家伙,為什么現在一點反應沒有?他認命了嗎?

      不!不對勁!

      他已經做好這家伙反抗的準備了,他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奪舍了他!

      可現在對方竟然毫不反抗?!

      詭異的氛圍立刻籠上心頭,眼前這個沉默的黑袍男子令他毛骨悚然!

      必須盡快殺了他!夜長夢多!

      約爾文立刻動手,反派話多永遠是死的最蠢的方式,哪怕他提防著這家伙有什么秘密手段,但不能拖下去了!

      萬年謀劃在此一舉,絕不能前功盡棄,讓一腔心血付諸東流!

      面前的男子面對生死危機,卻不管不顧,淡定的摘下頭套,脫去黑袍,任憑那雙利爪到了眼前也不在意。

      然而約爾文的心卻瞬間墜入萬載寒窟,背脊發寒,兩股戰戰,不能自已!

      莉莉抬起頭,渾身的古神氣息偽裝隨著黑袍飄然落地消散。

      “什么?。?!”

      食人魔怪立刻就欲轉身,然而這念頭剛一起,瞬間一股劇痛從胸口處傳來!

      艱難地扭頭看去,只見到一雙璀璨的黃金龍瞳幽幽嘆息:

      “所謂命運,便是注定的無奈?!?

      23qb.com

      无码乱国产在线视频,波多野结衣在医院被3p,成都4片p高清完整版视频中文

      1. <tbody id="okxu1"></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