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okxu1"></tbody>

    2. 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百五十三章想藏嬌的陳阿嬌(三十四)

      (三十四)

      “雖是歌女,但出身也算清白干凈,略通文墨,在我這府上最為出挑?!?

      “為人低調內斂,性情溫柔善良,也不喜好多管閑事, 倒是適合做一朵解語花?!?

      平陽公主聲音斯文溫和,似是三月如煙的細雨,能讓人動容。

      “衛子夫?”

      子夫……

      劉徹唇齒間呢喃著。

      質樸,但寓意吉祥。

      解語花嗎?

      劉徹有一絲心動,偌大的皇宮,壓抑至極, 若有這樣一位蕙質蘭心溫柔細膩的女子陪伴在身側, 想來能排解煩躁。

      但,阿嬌呢?

      想起阿嬌,劉徹心頭泛起陣陣涼意,涼意蔓延開來,似是能散去上頭的酒意。

      他心知,他和阿嬌之間溝壑難填,也許一生都無法成為真正的夫妻。

      除非,除非他將阿嬌的羽翼盡數折斷,讓阿嬌成為他的附屬品。

      平陽公主看出了劉徹的糾結猶豫,并沒有開口勸說,而是斟酒時手腕一抖,醇香的酒灑在了劉徹的衣袍上。

      “陛下,歌舞動人,一時晃神,竟將酒灑在了您衣袍上?!逼疥柟鳡钏埔馔獾?。

      劉徹連連擺手,起身想去換衣,順帶醒醒酒。

      見劉徹起身前去更衣,有眼色的平陽公主隨即便派衛子夫跟隨伺候。

      她敢斷定, 平陽公主府馬上就要出一位寵妃了。

      平陽公主拍拍手,示意歌女退去, 開始一人獨酌,靜待好消息。

      ……

      皇宮,椒房殿。

      “陛下還未歸嗎?”笙歌放下手中的毛筆,伸手將散落下的頭發勾到耳后,揉了揉久坐發酸的腰,漫不經心問道。

      “娘娘,霸上祭祖后,陛下去了平陽公主府?!?

      笙歌眨眼,祭祖,平陽公主府……

      大事啊,這宮里要添新人了。

      劇情中,劉徹對平陽公主府上的歌女衛子夫驚為天人,也不知道是酒精刺激,還是本就是急色之人,就在尚衣的軒車中猴急的寵幸了衛子夫,然后歸來的車攆中就多了一位佳人,

      “昨夜風開露井桃, 未央前殿月輪高。平陽歌舞新承寵,簾外春寒賜錦袍”

      這便是衛子夫傳奇勵志人生的開端。

      用不大恰當的話來形容,就是屌絲逆襲大爽文。

      不過,劉徹實在算不上是深情之人。

      軒車寵幸,提起褲子便不認人,將衛子夫帶回宮中后不聞不問冷落了一年多,直到衛子夫梨花帶雨哭著求劉徹開恩放她出宮,劉徹才又想起這么一位露水情緣的佳人。

      再之后,便是衛子夫寵冠六宮,哪怕后來色衰,但由于衛青和霍去病的存在,依舊得劉徹敬重,只可惜,結局依舊慘淡。

      “著人在未央宮收拾一處偏殿,重要的是要離陛下近些?!?

      美人如花,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既然寵幸了,那再讓佳人獨守空閨感受深宮寂寥凄楚,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如今,劉徹可不像劇情里那么繁忙,有大把的時間紅袖添香耳鬢廝磨。

      唉,她還真是一個賢惠大度的皇后。

      漢代史書不是都在大書特書陳阿嬌善妒跋扈,那她現在如此賢惠,是不是可以在史官筆下得幾句好話了?

      笙歌并沒有浪費更多的思緒在這件事情上,搞錢,搞錢再搞錢,然后再將河西走廊搞到大漢手里才是大事。

      至于劉徹的“真愛們”,反正未央宮夠大,只要劉徹愿意,她可以都養著。

      她雖然吃不到,但好歹還能賞心悅目。

      反正還有桑弘羊這個搞錢小能手。

      養人,還是養美人兒,她很樂意的。

      ……

      軒車之上,金風玉露,衣衫相纏,人影交疊,隱隱約約還有淺淺的嗚咽聲傳出。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軒車上走下一位錦衣華服的貴公子,緊接著一個面頰羞紅衣衫微微發皺的麗人緊跟其后,似是有莫名的味道隨著簾子的打開飄散在空氣中。

      劉徹腳步飛快,臉上表情復雜,薄唇緊緊抿著,似是不快,又似是解脫。

      衛子夫亦步亦趨,小跑著才能堪堪跟上劉徹的步伐。

      這是她的男人,大漢的天子,年輕俊逸,英武不凡。

      衛子夫如水清亮的眸子此刻多了些許依戀嬌羞,也許從此刻起,她就真正脫離了仆人的身份。

      她不再是奴仆之女,而是大漢天子的女人。

      心中似有小鹿砰砰亂撞眼神迷離的衛子夫并沒有看出劉徹的異常,以后癡迷的跟隨著眼前高大挺拔的男子。

      平陽公主聞聲,放下酒杯,眼中閃過了然。

      好事成了!

      平陽公主連忙起身“陛下后宮空虛,不如就讓子夫隨你入宮吧,也算是全了我這個做姐姐的關愛之心?!?

      “若是阿嬌責難,就說是我的心意?!?

      館陶大長公主的顯赫至極,誰人不羨慕。也許,她也可以效仿一二。

      衛子夫,這顆棋總算是下出去了。

      緊接著,平陽公主來到衛子夫身側,似是壓根沒有看到衛子夫身體的不尋常,低聲道“入宮之后好自勉力,倘若他朝富貴,莫要忘了我的引薦之功?!?

      衛子夫通紅著臉,喃喃應下。

      雄偉壯麗,華美輝煌的皇宮,也會有她的一席之地,面前這個年輕的帝王會護著她嗎?

      皇后娘娘的大名,早已傳遍天下。

      坊間傳聞,陳氏阿嬌,巾幗不讓須眉,若為男兒身,比能建功立業開疆擴土。

      劉徹依舊沉默著,在猶豫著是否要接衛子夫入宮。

      阿嬌與他尚未魚水之歡,自然也就無法有子。

      中宮無子,且阿嬌又以為先帝守孝為名拒絕同房,那他此刻接衛子夫入宮,是否妥當。

      阿嬌權勢如日中天,就連館陶大長公主都顯赫至極,愛女心切,館陶大長公主能眼睜睜看著別的女人入宮嗎?

      如今朝中局勢本就于他不利,衛子夫入宮會不會撕破本就虛假的平穩。

      “皇姐,阿嬌性子剛毅跋扈,在宮中幾乎一手遮天,子夫入宮恐生事端,不如還是讓子夫繼續留在公主府吧?!?

      猶豫再三,劉徹下定決心道。

      平陽公主:……

      衛子夫:……

      衛子夫霎那間淚眼婆娑,而平陽公主更是一臉的不可置信。

      23qb.com

      无码乱国产在线视频,波多野结衣在医院被3p,成都4片p高清完整版视频中文

      1. <tbody id="okxu1"></tbody>